首     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
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
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
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 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
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

   首頁 世間百態 :苦樂人生

惡語、取笑、嘲諷、給人起外號的果報太可怕了!

發布:君合     日期:2016/9/10 8:17:00     閱讀:    

提示: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(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),如果需要看全版,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。

 

  有一位青年,很有才華,二十歲獲得數學博士學位,一所名牌大學破格直接聘他作副教授,可是過了十年都沒有升教授。他禀賦這樣好,為什麼十年後都得不到提升呢?原因出在他十年以來所發表的論文,都有指責哪個教授哪裡不好,而且講得精辟,抓到別人的弱點,所以他這十年要升級時,都被那些教授壓下來。後來,他的朋友勸他寫論文換一個角度寫,就是贊歎某一位教授哪裡好,這位才子一聽建議,臉色很難看,覺得很困難,因為多年以來批評別人習慣了,再換成欣賞別人,很不習慣。

  在這個事例當中,可以體會什麼是造作等流果,就是以習慣勢力所顯現的行為之相。這位副教授一直喜歡指責別人的缺點,養成了惡口的習慣,要他改成一種欣賞他人的方式很不容易,所以串習什麼方式就會習慣於什麼方式,不在語言上學好,以惡口的串習力,語言上會形成障礙,甚至對別人真心說一句和善的語言也沒有能力。還可以看到一點,就是存心不同,後果也截然相反,如果一說話就是指責、嘲諷、打擊,這樣用心刻薄,福德就會消減。如果待人寬厚,總是贊歎隨喜,福德就會越來越厚。所以,待人要常常念別人的好。

  下面再看一則以惡口受報的事例:

  明朝末年,蘇州有一位姓秦的書生,聰明好學,而且多才多藝,尤其擅長作詩詞,他才思敏捷,可以即刻寫成文章,他的缺點是個性輕狂刻薄,說話不讓人。見人有缺點,就寫詩攻擊對方,聽到某人作事可笑,就把這事寫成歌詞。

  有位鄰居,男女的事上不檢點,他知道後,當即寫了十首《黃莺兒》的詞調笑,內容繪聲繪色,寫得很露骨。這首詞遠近流傳,因為這件事,他多次挨揍,當街被打,甚至被人剝開衣服來痛打。還有一次,也是因為填詞成歌,諷刺他人的行為,結果被人誣告吃官司。因為宿世的習氣太堅固,他一直改不過來。到晚年時,他染上了瘧疾病,病好了不久就精神錯亂,常常吃自己的糞便,又取刀割自己的舌頭,幸好被家人發現,奪下他的刀。家人也沒有辦法,只能把他關在一間空屋子裡頭。他找不到刀,就一點一點嚼自己的舌頭,再和著血吐出來。房間裡發出一股難聞的臭氣,讓人作嘔。而秦生自己卻一點知覺也沒有。有一天,他從窗戶的縫隙當中看見一把劈柴用的斧頭,就破窗而出,舉斧把自己砍死了。

  這是惡口的報應。秦生的問題出在哪裡呢?就是人格刻薄,不寬厚不包容。一個人繪聲繪色地描述他人的缺點、隱私,以此為樂,必定會引起對方的怨恨,況且把它作成詩歌,讓千百人都知道,更是惡口大面積的放大,所以無形之中福德消盡。我們這條舌頭如果用來勸人行善、注重因果,或者勸人發菩提心、念佛法僧,自己的口德會越修越好,相反用它來宣揚邪說、傳播過惡,那也是罪業無量。秦生以前世的善業力,今生才有這樣好的舌根,可是用錯了,巧舌變為惡口的利器處處傷人,結果自嚼舌頭,發瘋自殺,報應竟是這樣准確。

  清代紀曉岚在《閱微草堂筆記》當中說,有一位侍奉他的小妾,講她祖母很會罵人,後來祖母沒有任何疾病,忽然舌頭爛到喉嚨處,不能飲食、說話,痛得翻來覆去,幾天之後便死去。

  這位祖母唯獨舌頭會爛,可見她惡語業很重,她罵人的時候,能以勢壓人,別人都怕她,但是這個女強人最後壞在自己的舌頭上。舌根和語業關系很大,譬如口不妄語,說誠實話語,舌可以覆面,如果說惡語,說妄語,舌會萎縮、糜爛。

  再看粗惡語的事是能引生恚惱的境,這也提醒我們,對方如果是會受傷的境,對他說粗惡語,就會傷他。我們說某人的過失、缺陷或丑聞時,如同對他的傷口發射利箭一樣,讓他痛苦。這樣就明白,凡是在對方不能接受的時候,不能隨便說惡口。什麼時候能方便說呢?就是自己有善心,而對方又信任你的時候,才可以指出對方的過失。凡夫人很多時候並不是善心狀態,而是以煩惱觸動。我們的語言只有兩個方面,說功德或者說過失,以貪嗔癡說粗惡語,這都成為是惡業。一般人會認為,我打他一拳,這是惡業,因為觸犯了對方,讓他受苦,而惡口並不是傷害對方。實際上,對方的過失就是他的傷口,惡語就是利箭,對他會造成傷害。

  太平府有一位周某,常常談論別人的短處,他和一位書生是好友。書生的妻子美貌有才華,風流放縱,但實際上並沒有外遇。有一天,周某和書生一起吃飯,忽然對書生說:“兄長的度量真大,為什麼受外人的欺負卻不計較,反而在這裡豪飲呢?”書生驚愕不解。周某說:“尊夫人笑谑放浪不羁,老兄還不知道嗎?”說著他挽起袖子,竭盡笑罵诋毀之能事。同桌的人認為他說話荒誕不經,連連罰他喝酒。周某又說大話:“你們都冷眼旁觀,我是熱心腸的漢子,不能作那種想說又不說的庸人之態。”書生臉紅,氣得回家了。他的妻子聽到此事,憤恨地死去。

  康熙八年,周某參加省試,剛領試卷進入考場,忽然有鬼在卷面上寫了“好談閨阃[ 閨阃:指********。]”四字。他急忙用衣袖擦拭,怎麼也擦不掉,於是潦草地寫完文章。一出考場他就吐血而死。

  這也是惡語傷人,人們一般會拿直爽作擋箭牌:“我很直爽,我有什麼說什麼。”這個問題很嚴重,如果有什麼就能說什麼的話,天下凡夫都是有過失、有缺憾的,是否以直爽,從今天至未來際,把每個人的過失都應揪出來惡罵一遍呢?三界凡夫都是業障病人,對待病的方式是要去悲憫療治,而不是對他惡罵攻擊。周某說他是熱心腸,不象別人想說又不說,他敢在大庭廣眾之中,隨意向他人笑罵嘲諷,這像是肆無忌憚地舉著任意刺人臉面一樣,所以書生心懷忿恨,他的妻子也羞恥而死。由此可見,話語有時比刀子還厲害,一句話就可以摧毀一個人。報應如何呢?周某當眾破人名聲,致人死地,導致以“好談閨阃”四字印在試卷上,使他臉面丟盡,而且一出考場就吐血而死。天道好還,罵人者罵自己,破人名聲者破自己名聲,所以說別人的短處,須要很慎重,沒有必要時不能隨便說。

  下面再看《感應篇匯編》中的幾則公案:

  梁朝有一位到溉,他的祖父曾經挑糞謀生。等到到溉作了吏部尚書,有一次何敬容請他,他沒有答應,何敬容就對人說:“到溉還有一點余臭味,現在就學著一副貴人的架子。”到溉聽了,很恨他。(何敬容依到溉的種姓過失嘲諷他,堂堂吏部尚書,聽了有何反應呢?就是懷恨在心。人心普遍就是這樣的報復心理,以惡口而結怨。)

  到溉的弟弟到洽有一天問劉孝綽:“我很想買東鄰的地,可是地主不讓,怎麼辦?”

  劉孝綽說:“只要多裝幾車糞堆在他家旁邊叫他難受,他就搬了。”

  到洽聽了,很憤怒,後來以這件事把劉孝綽害了。

  所以,一句話會傷天地和氣,一件事會釀成終身禍患,為人處世的時候,不能這樣冷嘲熱諷,這會使人心的怒恨深入骨髓。古人說:打人莫打膝,道人莫道實。

  明朝漢洲有位王生,喜歡指責他人的過失,鄰居死了兒子,他呵斥說:“因為你造惡深重,所以有這種果報。”不久他的兩個孩子都病死,鄰居反譏他:“你造惡是不是更深重呢?”又有一次,他的族兄考試名列四等,王生指責說:“你文章寫得實在荒謬,怎麼有希望優取呢?”不到一年,他自己考試名列五等,族兄反譏他說:“我想兄弟的文章是不是更荒謬呢?”

  這個公案是顯示罵人者常被人罵,責人者常被人責,我們指責別人時,先要看看自己,自己也不是完人,有哪一處不可以被人指責呢,既能指責別人的過失,自己滿身過失為什麼不會被別人指責?罵人者反遭人罵,要想人不罵,只有不罵人。

  孫文懿公既矮小又丑陋,縣令李昭言嘲笑他說:“像你這般人物,世上能有幾個?”這一年,孫文懿公以第三名考中了科第,不久執掌選拔官員的職務。這時候,李昭言正好是以選人的身份等候調遣,孫公笑著說:“沒想到你的那句話,終於成了好兆頭!”李非常慚愧,就辭官回家了。

  所以,今天在上可以罵別人,明天在下怎麼辦呢?今天有錢時可以罵窮人,明天做乞丐時,又怎麼辦呢?世事無常,我們罵別人,覺得比別人高,可是一旦失去名位、財富時,不遭別人罵嗎?換一角度來看,眾生有一處短,你還沒看到他有一百處長,一處你超過他,你沒想到有九十九處還不如他,所以不能輕視任何人,常常要覺得不如人家,這樣就不容易犯指責人的毛病。菩薩為了調伏眾生,隨順時機的惡口,是現威猛相遮止他造惡,這是大善業。但是一般凡夫要把握一個原則,就是自己德行不夠,別人對你沒有信任感的時候,不要輕易說過失。

  佛世的時候,有一位長者的妻子,懷孕之後,身體就臭穢不堪,誰也不願接近她。她滿月生下一個孩子,皮包骨頭,身相瘦弱憔悴,非常難看,而且這孩子身上沾著糞便。

  他長大後,不願意呆在家裡,而且貪嗜糞便,父母和親友們都很厭惡,不願意見他,後來他被逐出家門,在外流浪,以糞便為食。為什麼他會這樣顛倒異常呢?也是受業力支配,他也是不自在的。他的前世因緣是這樣:

  往昔拘留孫佛時代,他出家做一所寺院的住持,當時有幾位施主供養僧眾洗浴,洗完後再用香油塗身。僧眾中有一位阿羅漢,住持一見他就起嗔心,惡罵他: “你一個出家人還以香油塗身,這和用人糞塗身有何差別?”阿羅漢聽後對他生起憐憫之心,就在他面前示現種種神變。住持當時就忏悔罪業,以惡口業力,他在五百世中,身體常常臭穢,人都不願意接近他。

  在對阿羅漢說“和人糞塗身有何差異”時,他的心中就已落下相應的印象,因緣聚合,果然顯現身體臭穢、貪吃糞便的惡相。一切都是心作心顯,口裡如是說,心中如是分別,就會如是現前。這是依他起無欺的顯現。

  佛世之時,王捨城有一位長者,財寶多得無量,長者的妻子懷胎十月將要臨產,胎兒卻始終不肯出生。不久,又有身孕,生產之後,前面懷的胎兒仍然住在右肋部位。這樣接連產下九子,先前的胎兒都不肯出生。後來長者的妻子生重病死去。

  親友們把她的遺體抬到墳場,請來大醫師耆婆,剖腹取出一個小孩,身體雖小,胡須和頭發都已經蒼白,他彎腰駝背地一邊走一邊環顧四周,開口對親屬們說: “你們要了解,我是前世以惡口罵僧,此生才在母胎裡經過六十年受這種苦惱。”親屬們聽他這樣說,都悲哀哭泣,說不出話來。

  當時世尊知道老小孩的善根已經成熟,就帶著大眾來到停屍場所,叫小孩:“你是長者比丘嗎?”老小孩說:“我是。”連問三次,都回答是。大眾問請佛陀這事的前世因緣。

  佛說:“那是迦葉佛的時代,一次比丘們結夏安居,眾僧和合,派遣一位老比丘作僧眾維那,大眾共立制度,安居期間,得道的聖僧才可以和大眾一起自恣,否則沒有資格。老維那沒有得道,僧眾不許他布薩自恣。他心裡惱恨,發勞騷說:‘我專門管理僧眾事務,讓你們能安心辦道,今天竟被拒之門外,不許自恣布薩羯磨。’

  然後他就辱罵僧眾,不久被關入一間屋子裡。他怒氣未消,大聲叫嚷說:‘我要讓你們常在黑暗之中不見光明,就像今天我被關入暗室一樣。’

  說完之後,老維那便自殺身亡,墮在地獄之中受極大痛苦,今天才脫免做人,承著惡口黑業的余報,還要在母親胎獄中住六十年,不見天日。”

  還有,往昔一位三藏比丘見到一位老比丘緩慢地進餐,說他象老牛反刍一樣,以此惡業,他在五百世中轉生為牛,後來成為最後有者,生來即長有兩個咽喉,反刍食物。另有一位三藏比丘對其他比丘說:“你們如牧童一樣。”結果他五百世轉為牧童。有一位年輕比丘,見老比丘跳過水溝的樣子很滑稽,就隨口說道:“你剛才的模樣像猴子。”結果五百世轉為猴子。迦葉佛教法中五百僧人,給比丘取“斷足”、“斷臂”等的惡名,由此許多世中墮入地獄,又在五百世中被砍斷手腳死去,這一世轉生為釋迦族的五百女子,也是手腳被琉璃王的軍隊砍斷。所以,無論取何種惡名都會以業增上廣大,需要感受五百次那樣的等流果,確實說什麼就會變成什麼,語業的勢力不可思議。

  明白業無欺變現的法則之後,我們不能亂想不能亂說,在語言上要謹慎,不能嘲諷別人,不能給別人取外號。以前大恩上師講《百業經》時,我們許多道友都在因果上有很大進步,也都紛紛發願,不對他人取惡名。

  http://bbs.china95.net/thread-367947-1-1.html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千萬不要給人起外號!

  轉引自江西菩提協會

  對於相貌丑陋的人,公開宣揚他們的缺點,或對生理有缺陷的盲人、聾人等,當面稱呼為“瞎子”、“聾子”,這都是一種惡語。現在世間上有些人,常根據他人身體的缺陷起綽號,把別人叫做“跛子”、“矮子”、“大個子”、“塌鼻子”、“大耳朵”、“瘦子”、“大胖子”等。表面上看來,這似乎是一種說話藝術,但實際上,這種語言的過失相當大。

  《賢愚經》中有則蜜勝比丘的公案,就說明了惡語的可怕果報。在佛陀時代,有個蜜勝比丘很快證得了阿羅漢果位。眾比丘問佛陀他前世的因緣。原來是佛陀有一次去化緣時,路上遇到一只猴子,它供養佛陀蜂蜜,佛陀接受後它特別歡喜,然後就蹦蹦跳跳,不小心跳到一個大坑裡摔死了。猴子死後轉生為人,就是現在的蜜勝比丘。比丘們又問:“他前世為什麼是猴子呢?”佛陀告訴大家:“過去迦葉佛住世時,他曾是一個年輕比丘,有次看見一位阿羅漢跳躍著過河,就譏諷他的姿勢像猴子,以此惡語的罪業,他在五百世中轉生為猴子。”

  可見,我們不僅不能說別人的生理缺陷,就算是嘲笑他人像猴子、牦牛、惡狗、豬等,也有相當大的過失。十七世大寶法王講《佛子行》時也講過: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,因過去在迦葉佛時,取笑一名長得像猴子的比丘,以此惡業,五百世投生為猴子。之後轉生為杜松虔巴時,長得也像猴子,並不好看。他還未出家前有一女友,因他長得太丑,就拋棄了他。他因此而生起出離心,並發願未來要長得好看一點,不然很難度化眾生。現在網上也有人說,第十六世、十七世噶瑪巴長相莊嚴,肯定與前世的發願有關。

  ——節選自《前行廣釋》第四冊,題、圖編者加,願吉祥!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附:晉美彭措法王關於清淨口業的開示

  ○ 平時不要給他人取綽號、叫惡名。在我們五明佛學院這類情況較少,但有少數人喜歡給他人叫什麼大鼻子、小眼睛、小個子、大胖子等。或說:“那個大個子不在!”若這樣,也許自己後五百世一直轉生為大個子,看起來很不莊嚴。所以,往往我們一不小心在生活中造了很多惡業。那位法師大管家惡口罵的是位羅漢,而我們這裡有許多是發了大菩提心的菩薩。若對境是大乘菩薩,其惡口相罵的業報將是不可思議的。對此,我們很多人不重視也不知道有這樣的因果報應,故從此,在生活中一定要謹小慎微。

  ○ 成熟業緣有三個條件:一、對境是得果之聖者;二、意樂上相續生大嗔心;三、究竟惡口相罵。我們是學大乘法的修行人,多是發了菩提心的菩薩,如果不注意而惡口罵人,則果報不可思議,當慎之!

  ○ 當高僧大德在弘揚佛法時,總有魔來干擾,借人之口亂造謠言。

  ○ 我們現在應觀清淨心,在我們五明佛學院,我覺得至少有三百多位得地菩薩,這是毫無疑問的。那麼平時,我們說話、辦事一定要謹小慎微。雖然在顯現上有些菩薩似乎有煩惱,行為似乎也不如法,但這也許是大乘菩薩度化眾生的善巧方便。故我們需護持自心,不能隨意惡口罵人,更不能欺負他人,不然的話造無量的罪業。

  ○ 今後特別注意,不應用如“母狗”等惡名來責罵別人。平時講話必須有禮貌,經常觀察自己的語言,不要造惡業。

  ○ 我的根本上師土嘎如意寶(CintaMani) 也曾經常講給別人取外號的果報,並引用華智仁波切在《大圓滿前行》中所講的公案:有一位人常為別人取牛頭馬面綽號,後來他轉生成有一身十八個頭的眾生。故大家平時說話要講文明禮貌。

  ○ 有智慧的人會通過長時間的仔細觀察而取捨,絕不會輕易地隨行和妄言。我們要常以佛及聖者的教言熏習自己,用聞思的智慧去據教據理地判斷一個人、一件事,不要以俗人凡夫之見,輕隨他人,他人說:“某某犯戒了”,你馬上信口隨和:“是,是,某某犯戒了”等等類似生活中大小事情都不要這樣隨便。希望你們以後:第一身心要穩重,第二口要穩,不妄加評論好壞。

  ○ 惡性比丘造業多,受報也大。我們中間確實有些人性格很不好。弟子們應經常觀察自己,要衡量自己的人格,看看自己是不是跟高低貴*的人都合得攏,和什麼樣的人都能和睦相處,如果能這樣,說明你的人格還可以,否則就說明你是惡性比丘。我們不應因別人稱贊兩句就輕如鵝毛,也不要因別人譏毀兩句就怒發沖冠。原來洛若寺有一個施主供養了大約五六斤茶葉,僧人們沒法均分,執事員就說哪個人的人格好,沒有嗔心就給哪個人。一個喇嘛自薦說:“我性格好沒有嗔心,茶葉給我吧。”執事員故意試他說:“你不行,天天偷別人的東西……”他馬上發怒大聲吼道:“你這樣誹謗我,我可不客氣了。”這份茶葉全被他的怒火“燒光了”,惹得眾人哄堂大笑。

  ○ 在此我再次希望四眾弟子(CatuParisa) 們,一定要觀察自己的語言,在十分必要的時候說一些有意義的話,不要象留聲機一樣,沒有腦子地整天“呱呱”叫個不停,一旦無益之言傳開了,自己追悔莫及。口業最容易造,那些智者,從不隨便多言,也多以尊者之聖教言來觀察自己說話的時、處、對境、程度輕重,然後才說些必要的話,希望各位詳細學習《國王教言》、《二規教言》等論中所說的格言,用智慧來莊嚴自己。

  ○ 沒智慧的人就是這樣,別人的話會很容易相信,沒有鑒別地盲從,很容易上當。

  ○ 在宗教政策剛落實時,藏地很多出家人到處化緣,有些居士說:“現在不是宗教開放了,而是化緣開放了”。說了很多粗語。漢地也有居士這樣對出家人供養後又說一些過失的話。不管怎樣,說出家人的過失不應理,會受很大果報的。希望你們自己多忏悔。

  ○ 這次傳講《百業經》,本院內部收獲大小還不太清楚,但外面很多人收獲很大,起了很大的作用。本院內部弟眾們也多發願不再給人起綽號等,這很好。在此希望各位要發願:不對上師僧眾惡口相罵!如有的話一定要立即忏悔,否則,這個果報非常可怕。

  ○ 現在很多人心相續的煩惱無法調伏,所以造下了諸如謗法、謗上師、殺生及邪淫等等的惡業。造這些惡業不是因為環境和他人的影響,而是自心不清淨的原因,所以調伏自心很重要。

  ○ 佛教內道應該贊歎其他宗派,如果僅贊自毀他,則對眾生和自己都沒意義,無論那一個教派都是世尊的佛法,不應有分歧和成見,這樣對眾生將有很大的利益。

  ○ 聽經聞法都要保持安靜,不能說話,出家人有出家人的律儀,有出家人不共於世間的規矩。按規矩聞法,即便是一堂課,恭恭敬敬地聽聞,也是功德無量,百千萬劫都是難以遭遇的。平時的生活也應處處注意觀察自己的的語言,說話不要把死人吵醒了,經常要想到自己是個出家人,為人師表,言談舉止是否是利益眾生的。《格言寶藏論》中也有:“溪水經常嘩嘩響,大海從來不喧囂”的教言。這正說明了智者與愚者的差別,所以,你們要常常學習智者的言行,調伏自己的諸根。

  ○ 業果是有今生報也有來世報。如以前的瓦蒙格西造論誹謗密法,他與一千多眷屬一起活生生地由裂開的地縫墮入地獄(Niraya),這是現世現報。

  ○ 《百業經》從頭至尾都講惡口罵人的果報很嚴重。所以,以前沒有發過願的人,一定要發願以後不再以惡口罵人,如果確實煩惱深重罵了別人,應盡快念“嗡班扎爾(合)薩埵吽”一千遍忏悔咒。

  ○ 平時業力現前,不留意罵了人,馬上念“嗡班札兒薩埵吽”至少一千遍,乃至十萬遍,方能忏清,以咒力不可思議故。

  ○ 往昔所造諸惡業,必須依四對治力進行忏悔,立誓絕不再犯,一定要有這樣的決心。否則,這個等流果繼續下去是很可怕的。一方面為不再造惡業而誠心好好忏悔,另一方面為不再造惡而好好發願。

  ○ 通過傳講《百業經》,很多人收獲很大,尤其是漢族四眾弟子,轉化得很快。我本人非常高興,從今天起我再發一個願:以後不作無因誹謗。希望其他弟子也能如是發心發願。不能因一時的粗心,使自己失掉這寶貴的人身。

  ○ 通過《百業經》的學習,應該知道:有些罪業,小乘自宗是無法忏悔的,如對聖者取綽號、享用僧眾財產等,果報非常嚴重,怎樣忏悔都是要受報的;但用大乘的菩提心是可以消盡這些罪業的;大乘自宗若是五無間罪和謗法罪是難以忏悔的,但用密乘的灌頂、證悟無上大圓滿法是可以忏淨的;密宗中謗上師、謗密法破了嚴重的密乘戒,密乘中也不能忏盡,故所有罪中,謗金剛上師、謗密法二種惡業是最嚴重的,始終無法忏淨,必須親自感受果報。

  ○ 無始以來我們肯定造了惡業,故我們應當猛厲忏悔。消盡惡業的方法有四種:一是發起一個度化眾生的無畏菩提心,可以消盡業障;二是入無上大圓滿的境界,證悟等淨之實相,無有輪回涅盤取捨,可以消盡業障;三是具足四對治力修持金剛薩埵忏悔無始以來之業障;四是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往生後業障可以消盡。欲忏清罪業,當以此四竅訣勤修。

  莫輕小惡,以為無罪。死後有報,纖毫受之。   ——《地藏菩薩本願經》


 



上一篇:學佛需經歷的七個時期!
下一篇:在家居士誦經是跪誦還是坐誦